保生娘娘

桂子闲中落。

【谢李/一辆车】《梦》

这辆车已经翻的我没有脾气了

需要避开的雷点已经写在正文里了,不适请及时点叉

一场愁梦酒醒时,斜阳却照深深院。走这里。

备用的链接放在了评论里,假如两处都不能进了的话,私信我,我再补一下

【谢云流×李忘生】《醉》

 没有情节,非常ooc,中间有一段很短很短的小破车,慎入。


  八月十五,正是月明。

  吕祖闭关未出,谢云流不惯杂务,是以纯阳诸事皆交由李忘生打理。中秋前后,更有禁中宣诏,并御赐节礼频频而至,李忘生更是忙的足不沾地。如今中秋真的到了,他终于得到些许闲暇时光,却未觉出有丝毫中秋的实感,除却天心那一轮圆融明澈的满月,映照着纯阳宫终年不化的积雪,和枝影扶疏的古桂。这一夜,和从前他度过的许多个日日夜夜,并无任何不同。


  谢云流收剑,无声无息的踏进了李忘生的居所,触目便是漫地幽凉的月色,李忘生背对着他,独自跪坐在半旧...

【耶律宗真×赵祯】《媚花奴》

预警:

纯属发疯之作。天雷、ooc,双性、生子,有女化描写,不适者勿入,点进去之后概不负责。

肉不香,很柴,写到后面不想写了,这篇文就不要讲什么史实了,因为根本毫无史实可言。


补档

点不开的话来这里

【耶律宗真/耶律洪基×赵祯】《画不成》(已完结)

  史盲本盲,时间线错乱,有改动,雷慎,ooc


  九月,辽使返程上京。

  诸使节述职毕,遂各自归府。耶律防受到耶律宗真传召,独自来到殿内的时候,已是夕阳西下,余晖穿过无数莲纹兽面的瓦当和斗拱,最终斜斜的落在长铺于桌案的一卷丝绢上,殿内却并没有几个宫人,太子耶律洪基站在皇帝的身畔,正为他垂手研墨。

  耶律防不敢怠慢,连忙趋步上前,将手中所捧的一只镂卷云纹的紫檀长匣,小心翼翼的递了上去。


“好,朕懂得你辛苦了。”“嗒”的一声轻响。辽国的君主,耶律宗真终于抬起头来,放下笔,向耶律防挥了挥手,他已经病...

【建国大业/毛阎】《莲华色女》(全文完结)

冷cp。魔改同人,雷慎ooc,请不要对号入座,谢谢



  1949年,国民党全面溃退台湾。

  1950年,蒋中正于台北召开国民代表大会,全票复任中华民国总统。


  毛人凤一直都弄不清楚,自己究竟算不算一个对政治局势具有敏感触觉的人,或许某些想法只是来源于他多年抓人审人练出来的经验。从三月以来,毛人凤便隐隐觉出了老爷子深藏在严峻面孔之下的神经质。眼下这一切和台湾阴雨连绵的天气还真他妈的像。毛人凤指间夹着烟,坐在窗边,有一下没一下的胡思乱想起来。


  会议一个接着一个的开。六月之后,党内的改...

【汇总】《最近给宋仁宗瞎yy出的一些彩虹屁》

文盲仁宗粉,最近看了孤城闭的仁宗定妆照,有点激动。本文夹带了毫无根据的私货,简释里所引用的材料一半是真的,一半是我编的。格式仿照宫词,不会平仄,文言功底差


《宋史宫词·卷五·北宋》,是吟宋真宗、宋仁宗在御时,仆言事而非喻情,稽叙而不发论。中云:“殿开绿薰奉水华,宝裘应羡醒骨纱。丹壁凉悬青女色,禁中擎分龙团茶。”

【简释】1.醒骨纱。东汉杨孚 《异物志》载“芭蕉叶大如筵席,其茎如芋,取镬煮之为丝,可纺绩。”宋时多用醒骨纱做成氅衣等夏季罩衫。

2.青女色。青女,霜雪之神,也可指代霜雪。

3.龙团。张舜民《画墁集》记载:“先丁晋公(即丁谓...

异族新帝×前朝君主,双性,雷慎,非常雷

用手机看的话,图可能不是很清楚,不过在电脑上看的话是清楚的,网页版也很清楚

这是一篇开车的练笔之作,因为我同人开车总是抹不开面子,所以就想试着开一下非同人向的车。虽然写的不咋地,但是没想到居然也磕磕绊绊的写完了。不过真的挺雷的,所以看个乐子就行了,顺便拜个早年。

©保生娘娘 | Powered by LOFTER